教育新闻

瓜园“代研人”蓬山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7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代言”是司空见惯的商业行为。继而又衍生出“带盐”,原意是取笑那种无端恐慌大量购买囤积油盐酱醋等非理性消费,又以谐音来调侃那些做作浮夸的商业代言。而如今,又有了新谐音——“代研”。有些身居科研岗位的父母,利用专业便利,替子女包装各种发明、专利,用以在升学考试时获取额外加分。

  比如,最近安徽爆出,合肥一刘姓高中生先后发明“可携式雾霾污染气体快速识别和检测装置”、“酒驾安全镭射快速筛查系统”,多次获得国家、省、市各级科技奖项,还申请了专利,因而得以作为特长生被重点高中录取。而两项“发明”与其父、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建国的科研项目高度相似。

  去年就有多起类似丑闻曝光。昆明一名六年级小学生凭借“结直肠癌”研究论文,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。论文的专业程度远远超出小学生的正常认知。其父陈勇彬,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,公开致歉,承认自己对论文“参与过度”。而武汉两名小学生姐妹也凭借《茶多酚的抗肿瘤实验研究》获奖,两人甚至声称多次解剖小鼠并摘取器官。事后,其父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院长李红良,“主动”辞去院长职务。

  当“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的“鸡娃”焦虑深度氾滥,各类“拚爹”行为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。官二代、富二代可以凭借权、钱操作,而学二代,也就是出身高级科研教育家庭背景的孩子,则由父母充当“代研人”,获得“发明成果”加持。

  这种“成果”,根植于弄虚作假、投机取巧的土壤,其开出的“恶之花”,无异于公开鼓励孩子从小撒谎欺骗、唯利是图,这种“代研”,从一开始就将孩子的成长之路带偏了。